狮城随笔
感叹人生,谁是最爱你的人?
 663  5

染指寂寞 狮城贵宾

宋任窮的兒子宋輝在知青羣裏發了一首詩,讀起來感慨萬千,那句“暮然回首,碎落了一地芳華”和那句“老年了,才豁然醒悟,人生原來是笑話”不知擊中多少同齡人!
宋輝是老三屆知青,68年下鄉到吉林燒鍋屯。他現在旅居美國弗吉尼亞。

作者:宋輝

五十年前,我在課桌旁,
與理想青梅竹馬;
突然被告知,
你的理想不應該是在這裏,
而應該在田間、地頭、鄉下;
於是,我放下書包,打起背包,
向着一個迷茫的目標出發。
驀然回首,
碎落了一地芳華。

四十年前,
我有了自己的一個家,
有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娃兒。
我多想攜妻帶子,
去海邊踏浪,
去山中賞花;
可現實是,聘位職稱,
一切都要文憑説話。
我沒有選擇,
轉身去了電大夜大。
那一段生活,從來沒有,
琴棋歌畫詩酒花,
殫精竭慮的,都是
柴米油鹽醬醋茶。

663阅读
6 回复 看全部 | 倒序浏览

染指寂寞 楼主 #2

三十年前,多美好的壯年,
藍天麗日,青松如塔。
可上老下小,葷七素八,
千頭萬緒,生活重壓。
女兒的成績,
費心勞神,
醫院病牀上等待手術的妻子,
擔憂的淚痕留在臉頰。
已有兩個星期沒去看望爹媽,
焦頭爛額的兒子,
時時把你們牽掛。
迤邐一路,風吹雨打,
嚐盡生活,酸甜苦辣。
唯一一個信念,
生活不會,苦海無涯。

二十年前,女兒上了大學,
我卻永遠失去了老媽。
老人家彌留之際,
突然迴光返照,
“快坐下,歇歇吧!”
這是他一生對我説的最後一句話。
重度昏迷兩個小時後,
我母子親情的大廈崩塌。
世上那個最愛我的人走了,從此後,
再沒人喊我回家吃飯,
再沒人囑我寒衣多加。
我長跪不起,
哭的肝腸寸斷,
淚乾聲啞。

染指寂寞 楼主 #3

十年前,我和妻都已退休,
應女兒之邀,
飛到了弗吉尼亞。
遇到的很多事,
令人感慨,
看到的好些事,
讓我驚詫。
抱起外孫女,
粉團的小臉,
笑靨如花;
我卻暗自嗟呀。
喊了一輩子打到美國佬,
這個小美國佬,
就誕生在我家。
小時候,相信人生是童話,
長大後,希望人生是神話,
老年了,才豁然醒悟,
人生原來是笑話。
再看這張小臉,
黃皮膚,黑眼睛,黑頭髮;
還是龍的傳人,
血脈中華。

今年,我們都已年過古稀,
可還在把激情揮灑。
過去努力,是落葉隨風;
現在努力,是老樹新芽。
凡是過往,皆為序章,
人生大幕,剛剛開拉。
我不敢老去,
因為外孫還沒長大。
我最大的心願,是能看到,
外孫學業有成,
外孫女披上婚紗。

染指寂寞 楼主 #4

再過十年,2028
我們已經耄耋之年啦。
但願滿頭黑髮,滿口牙,
腿腳健,身挺拔。
我們相邀,一個都不能少,
我們出遊,路能走,山能爬。
閒看風雲變幻,
淡泊富貴榮華;
世上瑰寶千千萬,
只有健康無價。

再過二十年,2038,
九十歲的聚會,我還在嗎?
我思念的同學們,身體怎樣?
是否耳不聾,眼不花?
公園裏,能跳一曲華爾茲?
歌廳裏,高歌一首茉莉花?
回憶同窗,無限傷感;
突聞噩耗,分外驚訝。
抽刀怎能斷水,
天命安可叱吒!
不管錢多厚,官多大,
閻王照樣往裏拉。
懷一份千里共嬋娟的心願,
隨緣聽命吧。

染指寂寞 楼主 #5

再過三十年,2048,
我們當中,還有人在嗎?
請準備紙錢一堆,
爐香一把,
將我們的名字,
在青煙中融化。
点评
  • 15-9-2018 11:59 dsys

    太子党能写成这样,值得赞赏。

pksbxa 同进士 #6

喜欢,特喜欢一句:過去努力,是落葉隨風;
現在努力,是老樹新芽。
App 内打开
点击右上角
选择在Safari中打开

将“狮城论坛”添加到主屏幕

添加